客服电话 13028198156
登录 | 注册
财经
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释放强信号
2019-12-31 10:27:00
      2019年12月10~12日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。这是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召开的规格最高的经济会议,自1994年以来每年举行一次。

      会议指出,中国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、优化经济结构、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,结构性、体制性、周期性问题相互交织,“三期叠加”影响持续深化,经济下行压力加大。与此同时,中国经济稳中向好、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没有改变。

      事实上,“三期叠加”最早提出于2013年:含义是“经济增长速度换挡期、结构调整阵痛期、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”叠加。此次中央再提“三期叠加”,被外界解读为,中央对于经济增速下降的必然性已经有所预期。

      2020年GDP增速可能小幅放缓到6%左右,顺利完成翻两番目标。同时,他提醒,2020年经济运行存在三方面问题和风险趋势:一是中小型房企和部分民企经营风险可能增加。二是区域性地方政府债务风险。三是旧动能失速加重经济下行压力。

      提“稳”29次

      2019年以来,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。前三季度,经济增速分别为6.4%、6.2%和6.0%,这引发了外界对于四季度“破6”的担心。以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为代表的学者认为,中国经济要守住增速不低于“6”的底线,必须要采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,重点依然是基础设施投资。上述保“6”的观点,在12月引来了大批反对之声。反对者表示,“6%”并非是神圣的界限,过度刺激会带来过高成本,增加风险。

      尽管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宏观政策的要求,不再是“强化逆周期调节”,其表述调整为“科学稳健把握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”,要求“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线贯穿于宏观调控全过程”,“在多重目标中寻求动态平衡”。由此看出,决策层对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仍相对谨慎。

      综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全文,2018年4900多字22次共提到“稳”字,2019年4500多字共29次提到“稳”字,频率明显提高。例如,2019年提到了“扎实做好‘六稳’工作”“坚持稳字当头,坚持宏观政策要稳”“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”“稳定就业总量”“稳地价、稳房价、稳预期”“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”等。

      总的来看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于2020年经济形势的认识偏谨慎,强化了小康目标,且对“稳”诉求较强。“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,2020年又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“十三五”规划收官之年,因此稳中求进总基调不变,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的要求不变,‘六个稳’的具体要求不变。”

      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具体内容看,民生保障得到了高度重视,聚力就业、养老、住房三大环节,同时在科创、改革、开放等方面多箭齐发,后续政策留有很大想象空间。展望2020年,增量提质相关政策有望继续出台和落实,为经济托底,助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完满收官。

      减税降费重在巩固成效

      与2018年“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”不同,2019年的会议强调“落实减税降费政策”和“巩固和拓展减税降费成效”。事实上,自2019年下半年起,中央关于减税降费的表述就已改为“继续落实落细减税降费”政策。

      “在2018年减税1.3万亿元、2019年超过两万亿元的基础上,地方政府的日子非常紧。”2020年再加码减税降费的可能性不大。

      减税降费政策是否加码还要看经济运行情况,相机决策:“目前看,首要的是落实好已有的减税降费政策,促使这些政策落到实处发挥效力,重点在于激发微观主体的活力,增强企业对市场风险的应对能力,扩大投资再生产的积极性。”

      值得一提的是,作为积极财政政策的有力工具,2015年以来,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新增限额逐年扩大,从最初的1000亿元上升到2018年的1.35万亿元,2019年达到2.15万亿元,此前市场普遍预计2020年专项债将超过3万亿元,但本次会议对专项债只字未提。多位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或会控制专项债增量,规模可能小于此前的市场预期。

      “去杠杆”悄然淡出

      与2018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“坚持结构性去杠杆的基本思路”不同,2019年这一表述调整为“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”,语气不像2018年那么严厉,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在三大攻坚战中的位置也由此前的第一变成第三。

      作出上述调整,一是由于“我国金融体系总体健康,具备化解各类风险的能力”;二是因为如果要实现稳增长的目标,就需要在一定程度上容忍杠杆率上升。

      下一步要把更多工作放到调整杠杆内部结构上去。具体看,企业去杠杆要更有针对性,更加精准,主要是僵尸国企和融资平台;居民杠杆率仍需保持适度稳定;中央政府要加杠杆,置换地方政府的隐性杠杆,但需要相应的制度约束。

      “去杠杆”悄然转变为“稳杠杆”后,“补短板”成为2020年经济工作的重点任务之一。

      2020年哪些领域需要“补短板”?相比于2019年12月初政治局会议“加强基础设施建设”的表述,此次会议更加具体,既有重大设施建设,也有补短板工程。

      不过,以基建领域为代表的“补短板”还存在一些掣肘。“扩基建最大的难度应该还是资金来源问题。”王静文分析,基建项目较难产生现金流,对资金来源的稳定性就更为依赖。在地方政府债务收紧和金融监管加强的背景下,旧的融资模式已经难以为继,如何保证资金来源,进而实现项目高效运行和财务可持续,是目前面临的主要难题。
友情链接: 网贷天眼 网贷之家
13028198156
理财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!
公司简介    
CopyRight ©2018 版权所有 藏ICP备18000401号